手倦抛书午梦长

  乔兆军
  炎炎夏日,昼长夜短,同时机体消耗较大,中午若能午睡片刻,不仅可以养心宁神,消除疲劳,也是消暑的有效方式。
  对于国人的午睡习惯,孔老夫子是有看法的,他的弟子宰予只因爱睡会儿午觉,就被他责骂为“朽木不可雕也”。当然多数读书人还是喜欢午睡的,李笠翁在《闲情偶寄》中就写道“午睡之乐,倍于黄昏,三时皆所不宜,而独宜于长夏”;柳宗元也有诗曰“南州溽暑醉如酒,隐几熟眠开北牖”;白居易的“食罢一觉睡,起来两瓯茶”更是平淡中充满禅意……
  记得小时候家住农村,那时没有空调、电扇,乡人午睡,显得随兴、自然。农村的老房子多是砖木结构,石面铺就一条阴凉的过道。中午饭一吃,搬张竹床在过道处午睡,没有竹床的,随意铺几张旧报纸也能将就。将前后大门敞开,穿堂风慢悠悠的,吹得人十分舒服、惬意,透着一份寻常日子的悠闲和恬适。也有吃过午饭,一家人拿上脚凳、芭蕉扇,迤逦走出家门,去寻找一个可以午睡的地方的。若是既有树荫,又靠近水边,那就是至美的午睡场所了。选一个相对平坦的地方,铺好草席,或坐或躺,恣意享受午睡的美好。
  晌午,邻家小妹爱在门前两棵枣树间拉一张吊床,蜷在吊床上看书或打盹。吊床悠悠荡着,或安静地泊着,犹如飘在空中的树叶,也如一只站在细枝上的鸟。那种慵懒的样子,憨态可掬,让人心生爱怜。
  北宋蔡确有诗曰:“纸屏瓦枕竹方床,手倦抛书午梦长。”记得我读书的时候,适逢暑假,吃过午饭,爱在院内葫芦架下摆张躺椅,躺在上面看书或假寐,感觉凉意顿生,身心舒爽。
  微风里看叶片翻转,小葫芦一个个青嫩润泽,又宁静又妖娆,俯仰之间皆有情趣。看得有些倦了,便随手抛书,美美地睡了一觉。醒了以后,拾起书来继续看,直至残阳映窗,简直成了逍遥自在的羲皇上人。

新闻评论
0条评论  查看全部评论
发表评论
© 2002-2020 hj.cn 1:32:3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