拯救“夏日歌星”

  吴忠
  季夏时节,小区蝉鸣阵阵,不绝于耳。今天下午出去,开门即闻异样蝉声“吱——”,其分贝之高,足超出常规五倍,清脆悦耳。好啊,蝉进高楼,拜访我家了!
  循声,定位,应在电梯门上面。望去,没有。可高分贝的强音,分明是从电梯门上发出的呀,怪了!我思忖了一会儿,根据声波反射原理,在电梯门的对面,沿辅助楼梯道找寻,果然在门后的水泥地上,见到了这个男高音歌唱家。
  此时他歌声已停。看见我,蝉仿佛见到救星,又大叫了两声。我小心翼翼地走过去,在他身后蹲下,用我小时候练就的捕蝉绝技,陡然出手,说时迟,那时快,在蝉振翅欲飞时,把他轻轻抓在手里。
  因为救蝉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,得先控制他。如果蝉惊吓飞走,在这难以施展身手的十几层楼道里飞去飞来跌跌撞撞,那施救就落败了。
  这显然是个青年歌星。体形不大,燕尾服翩翩,像个普字,英俊少年一枚。初步检查了一下,他似乎没有受伤。几条腿上沾了很多花絮。这是楼梯道上的。
  看来他在楼梯道里探寻自由有一段时间了。我观察了一下,电梯旁边对外的窗户,开了大约20度。分析他是年轻气盛,飞翔自由过了火,误飞误闯白虎堂,好进不好出。几番寻求屡次碰壁,自我救赎不成,于是改用男高音求助:哪位朋友来帮忙,我要回到自然自由自在飞翔!
  他很幸运,遇到的是成年人,一个爱音乐喜欢歌唱爱护生灵的成年人。“夏日歌星”若是遇到暑假好奇的小学生,非要与他亲密接触友好相处几天,其情自然感人,他却至少会伤痕累累;蝉要是遇人不淑,如此这般高调呼救,或可引得鼠辈光顾,那就凶多吉少了。
  不过也难说。好像斯蒂芬·金说过:有一种蝉是关不住的,他们的双翅太过闪耀。人自强,天方助,就如青年歌唱家廖昌永一样。
  我走到窗前,把蝉小心地向上抛出。好风凭借力,助他上青云。但见帅哥歌星欢叫一声,凭借初速度,几乎呈90度直角向上跃升。
  我担心小伙子海拔定位器还未恢复撞向楼顶,却见他一个急转弯,又俯冲下来,在我面前转了个圈,像是道别,然后自由落体般奔向下面的树草家园……
  我轻舒了一口气,想起毛阿敏的那首《思念》:“你从哪里来,我的朋友?好像一只蝴蝶飞进我的窗口。”

新闻评论
0条评论  查看全部评论
发表评论
© 2002-2020 hj.cn 0:56:51